申博Sunbet官网

主页 > 申博要闻 >张林:间谍国(六)

张林:间谍国(六)

中共九千万党员,按照党章和实际管理要求,统统都得从事特务活动。其次是党政领导的企事业单位、国有企业、华为一类的上市公司员工,几乎都有从事特务情报工作的义务。仅仅这些一加起来就超过一亿四千万人。

中共国的每个居民委员会,每个村民小组,其主任组长、副主任副组长,乃至骨干成员,都普遍从事特务活动,监视自己的亲戚、邻居、朋友、同事。

儘管中共警察是全世界最无能的警察,但是有大量的、遍布城乡每条胡同的小脚侦辑队,嫌疑人在中国几乎没有任何安全的藏身之处。

从1988年到现在,监视过我的邻居、朋友、居委会骨干,看守所、劳教队、监狱干部和囚犯,起码数以百计,以至于后来,很多特务我一望便知。

我曾经看到过一个八十年代大学生的经历,由于不知道送礼,他毕业后被分配到一个县委组织部资料室,这是一个毫无油水的闲差。

但是他得到一个机会,翻阅满满几屋子的旧档案,发现绝大部分都是祕密报告,是全县各地党干部交上来的报告。

最让他啼笑皆非的是,有很多因为各种腐败强姦而被开除的党员,居然几十年如一日监视村里的邻居们,并且定期写报告。他们总是盼望着有一天恢复党籍,可以继续横行乡里,作威作福。

当然,这些被开除的共产党员,有可能就是为了藉助党组织打击他仇视的邻居,或者想把同村的共产党员都开除出党,这样他就有机会捲土重来。

这位大学生感到悲哀的是,这些报告,检举揭发的多半还是一个姓的同门,也就是远房堂兄弟。

中国农村不同姓氏之间的械斗,在历史上总是残忍无比,经常互相灭门,所以中国的村庄里,邻居一般都是同姓同门。

但是这样巨量的报告,党组织根本没有足够的人手去阅读。所以大量的情报,都被分门别类,胡乱塞进文件袋里,长期不见天日。

不过一旦上级领导决定查某个干部,纪委就会过来找与被办理对象可能有关的材料。所以原则上只要主管领导要办某个人,纪委总是能够很快找到其贪污腐败、姦污女人的大量材料,然后通过严刑逼供,就可以坐实。

中共这些年在海外经营的同乡会、校友会、学生会,以及各行各业的协会学会,还有地下的党组织,统统都是特务组织,其头目,毫无疑问都是间谍。中共已经基本上控制海外华人华侨。

尤其美国,更是中共最重视的地方,特务之比例,应该跟北京上海差不多。以情报活动为重要内容(当然会有另一个职业为掩护)的间谍,起码占华人1%,有四万人;而参与情报活动的(革命群众)比例,应该占10%,有40万之多。

我回到美国11个月了,明显感觉中共特务一直在盯住我。他们胆大包天,居然敢偷走我六份邮件。我在推特上面一再抗议之后,他们才在一个月后归还我这六份邮件。